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PS爱好者教程网(50jun.com),做最专业的PS爱好者教程网站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 > 热点文史 > 正文

国军侦察兵见妇女被奸杀 跟踪割下日本兵头颅

时间:2015-07-16 18:38 来源:未知

本文摘自:《廉政瞭望》2013年第18期,作者:刘霄 叶茂,原题为:《三名抗日川军的命运图谱》

1937年,对中国,是硝烟燃起的年份,对很多少年,是人生陡然换了风向的一年。

这一年,家住当时四川忠县的罗见渊13岁,他在小学小号吹得不错。四川保安部队从忠县经过,人们夹道欢迎,小学生们的小号吹得愈发响亮。一名国民党军官注意到了特别用力吹号,把腮帮子鼓得圆嘟嘟的罗见渊,笑问道:“你想当兵吗,怕不怕死?” 至此以后,罗见渊十年没有再回过忠县。

黄埔军校成都分校二期步科的学生,也在这一年毕业了。谢义儒在毕业典礼上见到了他的校长蒋介石,听完了浙江口音浓厚的毕业致辞,他便去陕西渭南的一支部队,做了中尉排长。

有人做毕业生,就有人做新生,成都树德高中的唐文斌在这年以不错的成绩考入了黄埔军校14期。唐文斌爱看金庸小说,自认有一副侠骨。一次,他和同学在长顺街上溜达,看到一名军官坐黄包车,只给车夫两个铜板而不是“市价”两吊钱,恨得他咬牙切齿,和伙伴们把这名蛮横的军官拉到城墙根,揍了一顿。

命数

出川后的少年,奔赴抗日战场,历史赋予他们相同的使命,而他们却各有各的命数。

抗日战争中,正面战场的22场会战,让这些川军少年飞速成长,亲历人性,见证死亡。淞沪会战,长沙会战,南京保卫战,台儿庄战役……这些对他们来说,不仅仅是地名。

烽火连天的日子里,罗见渊排过抗日话剧,办过黑板报,教新兵打过草鞋,听连长讲过激越的英雄故事。回忆起战场上鲜活的一幅幅图景,快要90岁的他,依旧历历在目:士兵们都不敢做饭,因为袅袅的炊烟升起来就会暴露,血染了一沟的水,喝起来满是血腥味。有一次打偷袭战,日本人的子弹,从身后掠过他的背包,在腰部两侧急速穿过,发出“嗖嗖”声响,他的腰部皮带被打烂,擦出了血。

子弹每日经过人的身边,也常常经过人的身体。

谢义儒在一次对敌冲锋战中,腹部中弹,被送到战地医院治疗时,因为伤员太多,麻药用完了。“我打仗死都不怕,还怕取子弹没有麻药?快点来,就这样直接取,”他对军医道。手术在他紧握双拳、咬紧牙唇中开始,在嘴唇全部被咬烂,全身大汗中结束,握紧的双拳在两天后才慢慢舒展开来。

而“见不得不忠不义”的唐文斌,在部队里依然如此,哪怕是对“自己人”。他在当营长时,“正法”过三个连长,就是因为他们克扣官兵军饷,乃至伙食费,聚众赌博。他说,那时的国民党军纪也算是很严厉的。

(责任编辑:PS网编辑:吴菲菲)